中华福寿山景区,福寿山在哪里?福寿山在什么地方?

福寿山在哪里?福寿山在什么地方?

福寿山位于湖南省平江县南部思村乡境内。目前为国家旅游局批准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。 与浏阳市社港镇毗邻,最高峰海拔高度1572.3米,总面积达近100平方公里,森林覆盖率96%,年均气温12.0℃,极端最高温30.5℃,是国务院国发[1988]51号文件公布的“岳阳楼洞庭湖风景名胜区”所包括的九个景区之一。 福寿山风景区集山秀、水美、林幽、石奇于一体,含自然景观、人文景观和福寿文化在一起,是建设生态旅游、避暑度假、休闲疗养、登山探险、水上游乐、民俗文化、红色教育等于一体的综合型旅游景区的理想之地。 福寿山风景区包括福寿山森林公园、百福洞峡谷瀑布群、白水湖水上游乐中心、福寿山矿泉水疗养区、福寿避暑度假村、芦洞民俗文化村、福寿山生态农业观光园、红色教育基地等八大景区100余个景点,是一个大容量、多功能、高品位的旅游区。

福寿山旅游,求建议!

建议你走浏阳走永安医药工业园到社港的公路到福寿山, 福寿山景区不大,游览2-3天只玩一个景点不可取,建议增加周边的盘石洲、平江县城平江起义纪念馆或周洛 景区内住宿条件一般,建议住到平江县城。

岳阳福寿山好玩吗,都有些什么风景,有人能给我做下介绍吗?

好玩,风景秀丽,能大饱眼福。 福寿山位于平江南部,属罗霄山脉连云山支脉,南距长沙仅118公里;东西长7.5公里,南北宽7公里,形似"大鹏展翅";最高峰轿顶山海拔1573.2米,最低处为湖口峡底,海拔835米。1958年建林场,2004年12月建立省级森林公园。站在山顶上,苍穹也更显亲切,少了不可接近的威严。 山中森林植被繁茂,植物群落种类丰富多样。成过熟的常绿阔叶林、黄山松林、竹林、柳杉林、杉木林、灌丛、草甸等各种植被,展现出层次分明、色彩各异的奇异景观。据调查,有木本植物89科710种,其中,有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银杏、红豆杉、南方红豆杉等珍稀植物。 最珍贵的还是在小福坪一带和大福坪西侧,保留有250公顷天然林,其中有60公顷天然常绿阔叶林为成过熟的次生林,树龄逾百年。此间古树参天,古藤密布,幽静神秘,呈现出典型的原始林景观。 树好看,路难行。林中小道蜿蜒弯曲,平平仄仄,如女士裙子的褶皱。一趟下来,各种攀爬、跳跃的姿势都用上了;但也让人大饱眼福:寒婆坳有枫杨一株,古朴苍劲,其胸径达102厘米,树高16米,主干于1.4米高处分为9枝,树冠重重如华盖,故名"九股枫杨"。孔家竹山有3株巨杉,成"品"字型排列,最大一株胸径达72厘米,树高达22米,树龄200多年。此杉枝繁叶茂,高大挺拔,似擎天神木,耸入云霄,据说是全省最大的杉木之一。林场场长余旺林称,大家都叫它"杉木王"。在三叉坳,还发现了天然的稀有竹种——黄金间碧玉,多达50余株。它是各地竹类园、植物园最喜收集、栽培的珍贵观赏竹,天然分布极少,竹杆具有黄、绿纵列相间条纹,通体具透明光泽,煞是美观。 林内,古藤繁多,在树间缠绕穿插,形成奇观。有一株紫藤长于石缝之中,直径达38厘米,藤长近百米,藤上裂纹密布,古朴苍老。据传藤龄高达近千年矣。余旺林笑曰,见过此藤,用手轻轻抚摸,可增福延寿也。

平江福寿山附近还有哪些主要景点

石牛寨国家地质公园 石牛寨寨上风光无限,寨下景色诱人。它是由怪石、奇峰、石洞组成的石的世界,鬼斧神工,千姿百态,美不胜收。 杜甫墓 杜甫墓位于平江县南16公里的天井湖,今大桥乡小田村,是伟大主义爱国诗人、世界文化名人杜甫的长眠之地。 幕阜山森林公园 纯溪小镇 纯溪小镇景区位于平江县连云山,从长沙驱车前往只要1个半小时。是中国式现代生活梦想模本景区。纯溪小镇景区是集娱乐、餐饮、休闲度假、户外运动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景区。有客栈、青年旅馆、亲水酒吧、私塾、农家乐,皮影戏、火龙舞、月光岩等游玩之地。 平江福寿山白寺村 平江起义纪念馆

福寿山美景作文

露出云层的群山似岛屿般一簇簇一抹抹的悬浮着。 周围的大山像一幅五颜六色的花布。 山浪峰涛,层层叠叠。 大山黑苍苍没边没沿,刀削斧砍般的崖头顶天立地。 起伏的黄土山头,真像一片大洪水的波涛。 龙山头,像一座大墓似的耸立在夜色中。 峡江两岸的山直起直落,高得让人头晕。 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。 山沟被雪填平了,和山背一样高,成了一片片平平的雪铺的大广场。 晨曦初照,而山像含羞的少女,若隐若现,日落西山,余光横照。 好段 站在这里一看,真怪,山简直变了样,它们的形状与在平原或半山望上来大不相同,它们变得十分层叠、杂乱,雄伟而奇特。往上仰望,山就是天,天也是山,前后左右尽是山,好像你的鼻子都可随时触到山。 只见远处有一座迷蒙的巨峰突起,周围还有几十座小石峰。仔细一看,那巨峰像手握金箍棒的孙悟空,那些小峰就像抓耳腮的小猴。瞧瞧,孙悟空正领着它的孩子们向南天门杀去呢。微白的天空下,群山苍黑似铁,庄严、肃穆。红日初升,一座座山峰呈墨蓝色。紧接着,雾霭泛起,乳白的纱把重山间隔起来,只剩下青色的峰尖,真像一幅笔墨清爽、疏密有致的山水画。过了一阵儿,雾又散了,那裸露的岩壁,峭石,被霞光染得赤红,渐渐地又变成古铜色,与绿的树、绿的田互为映衬,显得分外壮美。 重重叠叠的高山,看不见一个村庄,看不见一块稻田,这些山就像一些喝醉了酒的老翁,一个靠着一个,沉睡着不知几千万年了,从来有惊醒它们的梦,从来没有人敢深入它们的心脏,就是那最爱冒险的猎人,也只到它们的脚下,追逐那些从山上跑下来的山羊、野猪和飞鸟,从不攀登它的峰顶。 再没有比春雨洗浴后的青山更迷人了,整个山坡,都是苍翠欲滴的浓绿,没来得散尽的雾气像淡雅丝绸,一缕缕地缠在它的腰间,阳光把每片叶子上的雨滴,都变成了五彩的珍珠。 尖刀似的小山,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,雾霭里,隐约可见一根细长的线。 这堵石壁似摩天大厦仰面压来,高得像就要坍塌下来咄咄逼人。山巅上,密匝匝的树林好像扣在绝壁上的一顶巨大的黑毯帽,黑绿从中,岩壁里蹦蹿出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。 雨改变了公园的情调,西北方向的云雾之中,是水墨画似的远山,这在园林建筑中颇被称道的“借”来。